不敢老的父亲

| | 0 Comments

作者:汤小小

  父亲比我大了整整50岁,老来得子,愉快得放了两大挂鞭炮,摆了10桌宴席,还开了那瓶寄存了两年都没舍得喝的五粮液。

  8岁时,带我去学二胡,从家到少年宫,骑自行车足足要一个小时。等我放学了,他把我送过去,早晨9点再去接我。抵家时,已10点多了,我饭没吃,功课也没做,不得不继续奋战到深夜。于是,父亲决议买一辆摩托车,这样我就能在早晨11点之前上床睡觉。我妈说:“你都这么大年纪了,能学会吗?”父亲握紧拳头,一边展现
胳膊上的肌肉一边豪情万丈地说:“穆桂英53岁还挂帅出征呢,我是个大老爷们,小小摩托车还征服不了?”他胳膊上的肌肉松垮垮的,看得我一个劲儿地捂着嘴偷笑。

  我10岁时,父亲60岁,从单元光荣退休后的第二天,他就找个人多的街道,摆起了修鞋摊。收费低,活儿做得又好,常常忙得抽不出生用饭。以前的同事闲逛到他的摊前,不解地调侃:“老黄,退休工资还不敷花呀?都这么大岁数了,还干这活。你这才具什么时候学会的呀?”父亲一边抱着鞋飞针走线,一边爽朗地笑:“这么年老就闲着,还不得闲出病来。”看着他沟壑丛生的脸,我突然有点难为情。

  我读高三那年,父亲执意在学校附近租间房子,学人家搞陪读,还不辞辛苦地把修鞋摊也搬了过来。我上课时,他在家做饭;我放学时,他急匆匆出摊。饭做早了会凉,但他老是把掐得很准,每次我都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。可这样的话,他就只能饿着肚子干活,能用饭时菜早已凉透。我帮他收摊,一个补鞋的中年妇女说:“你孙子都这么大了呀,那你干嘛还这么拼命?让儿子养着就好了。”我站在阁下,脸上火烧火燎的,饬令他:“以后不要再摆摊了,家里又不是穷得揭不开锅!”他把脸一沉,气呼呼地说:“我还这么年老,还能多挣点!”说这话时,他68岁,本来挺拔的腰身已有些佝偻。

  时,阔别
家乡,我和父亲难得见上一面,所有的交流都靠一根细细的德律风线维系。他老是在德律风里说:“想买啥就买啥,别太寒碜,我还年老,养得起你。”

  毕业后,我留在大城市生长,事情和的压力让本身离远方的越来越远,连德律风都打得少了。间或打过去,父亲仍是那一套话:“家里一切都好,我这么年老,能有什么事儿啊?在外面好好干,别瞎费心!”听他这样说,我就真的很少费心,连谈、买房子也心安理得地接受了怙恃的经济支援。目下的父亲已快80岁了,我晓得他已不年老,但是我却一向以为他至多身体健康、没病没灾。直到的德律风打过来,我才晓得,原来有那么多的,我一向不晓得。

  父亲病了,是脑出血。他一向有高血压,终年离不开降压药。他是在鞋摊前病倒的,午时的太阳火辣辣地烤着,年老人都避之不及,何况一个年近八旬的老人?父亲躺在床上,高大的身躯被岁月打磨得像一片瘦小的叶子,眼窝深陷,颧骨突出,头发白得如一团疏松的棉花。而一周前,他还在德律风里对我说:“我还年老……”

  看见我,父亲想要坐起来,并张大憔悴的嘴,做好了展现
年老的预备,但终究
,只发出极低的声音:“我一向不敢老,怕我老了,你就不父亲帮、不父亲疼了,可我仍是老了……”

  原来,这么些年,父亲一向在用行动和语言激励本身、强逼本身时刻保持年老形态,好给我挣足够多的钱,给我足够多的帮助,给我足够多的爱,也给我足够多的从容与坦然,让我不因有一个年老
的父亲而自怜!

  而我,居然基本不懂父亲的良苦用心,竟在他夸耀本身还年老时,曾生出一丝讨厌与不满。往常,在父亲病床前,看着老如朽木的父亲,我终于忍不住泪眼汪汪。

原文地点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bdc7dbf0102e1bq.html  意林杂志

  作者:汤小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