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影淡淡,却忆深

| | 0 Comments

  朱自清在他一生的艰难岁月里,纵使阅历许多,也有许多无法忘记的影象,的背影里饱含关爱,体恤,也有他对父亲浓浓的与不可抹灭的。

  如今我快长成大姑娘了,但在影象深处,却满满是在之际的无穷

  怙恃都是工人阶级的,以是条件也不景气,怙恃迫不得已家乡,到离这儿很远的中央去打工,我变成了别人丁中的留守儿童。

  那年春节过后,正值早春,煦风不带痕迹的一呼而过,暖阳猜着万物的心理,熟能生巧地洒下缕缕微光。家门前的樱桃,借着春季的,生机,一夜偷偷地绽开泰半。草,树,花,仿佛
暖和阳心有灵犀似的。解着暖阳的风情,展示出自己最亮眼的时辰。春季是如此,但我却怀着无穷
与。“小宇,和明天就要去云南了,你在家乖乖的听的话”,妈妈坐在床边,温暖的脸上露出淡淡的,一双粗糙的手抚摸着我的额头。可如今想来,那微笑是如许的生硬,就仿佛
从没笑过,头一次学笑一样,我妈妈是缝衣工人每天都要被针沙上个一两次,以是年岁微微的,便养成成一双粗糙的手。当时我已经八岁了,也懂事了很多
。模糊
记得我妈第一次离开我时,当时我才三岁,以是了很多
,最清楚的是8岁那年。

  翌日清晨,爸妈等了我许久,我也并非未起床,只是我不想阅历那分别的一幕,我怕我的妈妈又落下泪来。终于爸妈为了赶火车,迈出门坎。“妈妈走了,你可别哭呀。”但隐隐听到这话里有些呜咽我听见了,但是终还是没有忍住,只想在离别之际,再看看妈妈,哪怕只是背影也好。

  缩下床,光着脚跑向窗口,踮起脚尖,只见一男一女提着行李,缓缓的向前走,还时不时向这边窗口望来,女的眼框湿润了,到转口处特意停留了一会,仿佛
在着什么。“那是妈妈,那是妈妈,妈妈你别走。”可是那人已转过转口,消失在市县底处。他人也听不见这声响了。泪落了,我全身伸直在墙角,昨晚说的呢,如今彻底溃散了,哭了整整一天,当时我就仿佛
处于异时空,身边十足事物都被阻隔于外,黄昏,哭的累了,眼也垂了,睡意来了,便伸直在那墙角入睡了。醒来后全身酸痛,喉咙嘶哑,已经没有肉体再哭了,被爷爷奶奶拼命劝过后,我也释怀了。后来爷爷奶奶告诉我,在我哭的时分他们喊了几十道我的名字,但我却一句也没听到。

  白雪皑皑的冬天已离开,这时的我异样镇静,因为爸爸妈妈要回来了。雪花飘飘落落,落满树梢,落满大地,落满我的忖量与盼望。门前樱桃树叶,早已落完 但雪花与他同情,在这寒气冰心的冬夜,为他织上白色棉大衣,抵挡寒意入侵。尽头深处恍惚若现出一线光明。“难道是他们吗?”我撒开腿就往前奔,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,跑近了,心绷紧着。有多大,就有多大,原来只是一个路人在黑夜里照明。邻近
十点了,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你说我一个小姑娘家家的,深夜里在外面游荡,真怕涌现个拐卖犯,把我拐卖了可怎么办。想着想着,耳畔一个熟悉的声响传来“小宇,爸妈回来了,还给你带了许多礼物呢,高兴坏了吧。”走近到一尺距离时,看着妈妈更蜡黄的脸,更粗糙的手,疼爱了,心乏了,紧接着脚疼了,脚也乏了,脚步也慢下来看见他们阅历沧桑的背影,背微驮着,脚步踉跄,头发在漆黑中夹杂着银白,这一幕,触发了我的惭愧
,伤感,自责……各种情郁于中,眼眶又不受控制了,妈妈回过头来:“快点儿”离别一年,妈妈也急着回家,毕竟这里有他最爱的。

  如今想来,竟是诸多感想,淡淡的背影,淡淡的话语,淡淡的,但却永雕刻在影象墙上,任时光荏苒,却永不抹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