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女心路十九年

| | 0 Comments

  那是去年的一个金秋晚上,阳光欢乐地穿过淡淡的白云,热热地亲吻着万物;微风喜盈盈地越过座座高峰,柔柔地抚摸着。秋日等于一个收成的季节,汗水收成了果实,朴拙收成了情谊,而我终究
在妞妞的上画上了最后一个记号。

  自妞妞诞生那天起,我就开始为她写生长日志,想不到一写等于整整19年,洋洋大观50多万字。看到这些饱含心血的笔墨,一个安康阳光的在眼前腾跃,一段情深似海的心路在眼前展示,我仿佛
有些释然和欣喜,又仿佛
有些和纠结,说不清的复杂如野马般地在胸中翻滚
。我曾跟妞妞说过,等她长大成人后,就将这些日志交给她,也算是最贵重的礼品。眼看这一天就有来临了,可我却想让时间列车放慢脚步,再细细品味那逝去的日子。

  天下的都是十分疼爱子女的,而我对妞妞的爱是掏心掏肺的爱,这种如山般的等于“法宝法宝我是你的大树,终身陪你看日出”;等于为她撑起天空的大山,让她站在山上看彩虹;等于为她照亮大路的灯塔,让她不标的目的;等于为她带来愉悦的果,让她牵肠挂肚地生长。这些爱充满了19年6935个日日夜夜。

  我们只是一个一般的,妞妞也只是一个一般的,所以日志里不惊心动魄的,也不曲折离奇的情节,但日志内里的事情都是原汁原味的,内里的都是实在朴拙的,既有养育的体验,也有妞妞的心血,每篇日志仿佛
等于一个小片段、育儿小故事、开心小花絮,穿起来等于一串的糖葫芦,咬一口酸甜酸甜的,沁入肺腑,回味无穷。

  我设定的是妞妞上时停笔,现在妞妞已成为巴黎四大影视文学系的先生了,我也在她的生长日志上画上了最后一个记号。可看着这些活生生的笔墨,我发生了一个设法,等于摘取一些日志,陆续在《中国散文网》上发表,由于这里的和良多,能理解我的心情,能给予我指教和帮助。这一段笔墨就算是开场白。

  哦,我还得先容一下妞妞,她大名黄淞,幼儿园时期获“北京外研社双语小童星比赛
”一等奖,小学时期成为“2008北京社区奥运外语培训大讲堂”的形象大使,当选北京少年作家学会副主席。初中时期为北京四中校刊《踏歌行》副主编,高中时期先后留学法国、瑞士、美国,2016年到巴黎四大学习影视文学专业。妞妞熟练掌握、法语、德语、西班牙语、俄罗斯语,先后编写出书了《我不是黄蓉,我是黄淞》、《穿梭美国》、《One year in Brittany》等著作。

  生长日志实际上等于对一些琐事的记录,也许有些碎片化和枯燥,但日志的利益就在于实在可托,日志内里的或不成功的亲情体验和育儿经验,也许对朋友们有一些益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