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时钟

| | 0 Comments

    的 病危,伴侣从外洋给我打来电话,让我帮他。

    我晓得他的意思,即便
以最快的速度,他也只能在四个小时后赶回来离去,而他的父亲,已不可能再挺过四个小时。

    赶到病院时,见到伴侣的父亲满身插满管子,正急促地呼吸。床前,围满了 的 。

    那时伴侣的父亲狂躁不安,双眼紧闭着,双手胡乱地抓。我听到他含糊不清地叫着伴侣的名字。

    每个人都在看我,眼光
中布满着无奈的等候。我走从前,轻轻抓起他的手,我说,是我,我回来离去了。 

    伴侣的父亲立刻幽静上去,面部表情也变得安详。但仅仅过了一下子,他又一次变得狂躁,他松开我的手,接续胡乱地抓。

    我晓得,我骗不了他。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 于是我告诉他,他的儿子现在还在外洋,但四个小时后,肯定能够赶回来离去。我对伴侣的父亲说,我保证。

    我看到他的亲人们惊慌

经验的眼光


    但伴侣的父亲却又一次幽静上去,而后他的头, 向一个方向歪着,一只手急切地举起。

    我注意到,那个方向的墙上,挂了一个时钟。

    我对伴侣的父亲说,现在是一点非常。五点非常时,你的儿子将会赶来。

    伴侣的父亲放下他的手,我看到他长舒了一口气,尽管他双眼紧闭,但我好像能够 到他等候的眼光


    每隔非常钟,我就会抓着他的手,跟他报一下时光。四个小时被每一个非常钟整齐地分割,有时候我觉得他即将拜别,但却总被一个个的非常钟唤回。

    伴侣终于赶到了病院,他抓着父亲的手,他说,是我,我回来离去了。  我看到伴侣的父亲从紧闭的双眼里流出两滴 的 ,而后,悄然默默地拜别。

    伴侣的父亲,为了 他的儿子,为了听听他的儿子的声音,挺过了他 中最初的也是最漫长的四个小时。每一名大夫都说,不可思议。

    开初,我想,假如他的儿子在五小时后才能赶回,那么,他能否接续挺过一个小时?

    我想,会的。生命的最初一刻,亲情让他不忍拜别。

    悠悠 ,每一个众人的生命时钟。